返回

欲念纵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03)与辣妹的风流情史(下)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并不是什么床上金刚、采战高手,这一场马拉松下来,实在是没什么元气了。小雯却不一样,精神好

    得很,东拉西扯地聊著,甚至还用手撑开我沉重的眼皮。「男生都是这样!欺负完人家就睡得跟猪一样。」

    我胡乱伸出双手瞎摸一通,总之小雯身上什么都好摸。「我的好妹妹呀~刚刚我在为你卖力的时候,你该不

    会都在睡觉吧?怎么都不会累呀?」她歪著头想了一下。「搞不好真的是耶~我都不太记得刚刚发生的事了。」什么嘛!那分明是因为她理性全失了。不过我想我也甭睡了,还是陪陪她好了,而且刚刚她讲的话也引

    起了我的兴趣。

    「你每星期六都认识一个办看完事就呼呼大睡的男人呐?」以前我很少问到换妻俱乐部的事情,想到那些

    人轮流上过怀里的美娇娃,心里头总是有些疙瘩。「嗯,好几个都这样。」讲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了另外一

    件事。「喂。」「什么?」「你哥哥有没有动过你?」「动?」「他说换妻是把你换给别人,他自己不碰你。」「什么嘛!当天晚上他就摸上床来了。」「咦?」

    禁不住我的左右双啜乳,小雯终于乖乖地坦白从宽了。

    正明和小雯的父亲风流成性,扔下了娇妻儿女一个人在脂粉堆里快活。没几年他们的母亲辞世,就一直

    都是兄妹俩相依为命。年纪小的时候还好,小雯一天天地长大,从绑著两条辫子的小女孩到鲜花一般儿的大

    姑娘,拉著哥哥衣角的习惯却始终没变。正明已经是个大男人了,体内流著的是祖传的狼血,面对吾家有女

    初长成的窘境,愈来愈觉得难以忍受。

    终于有一天晚上,小雯从睡梦中醒过来,发现哥哥正在对她上下其手。对男女之事似懂非懂的小雯,虽

    然受到惊吓,却不抗拒哥哥的亲密举动。当晚正明只是要求看她的身体,对著她用手解决。后来也开始要她

    帮他弄,甚至叫她用嘴。只是碍于伦常的束缚,正明始终不敢真正进入小雯的体内。大概也是因为看得到吃

    不到太伤了,正明开始向外发展,这几年倒比较少全身亢奋地跑来要妹妹帮忙降火气。婚后小晶住了进来,

    就几乎都没有碰过她了。

    为了换妻,拿心爱妹妹的初夜去贿赂别人,愈想愈不甘愿。又想到日后她每个星期都要陪不同的男人上

    床,狠狠心,咬咬牙,决定怎么样都要妹妹的滋味。那天早上送她回去,一整天她都看到哥哥用久违了的欲

    眼盯著她,刚破瓜的她被看得浑身不自在。果然晚上他就偷偷溜进房间里来了,把一父所生的大插进了

    一母所养的嫩穴里,嘴里还疯狂地嚷嚷著。一阵,热滚滚的射入了禁地。

    「原来你的口技这么好,是被哥哥调教出来的呀?」「讨厌!人家都老实讲了,你还要羞人家。」其实

    我还发现了更重要的事,哥哥妹妹一叫,从此她就百依百顺,看来并非因为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想到这里

    我不由得紧张了起来。「以后不准随便叫别人哥哥。」她看了我一眼,像是明白了我心里在想些什么,又吃

    吃地笑了起来。

    ××××××

    小晶打电话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勾引良家妇女。」没错,趁著小雯还在生正明的气,我怂恿她星期六

    不要去换妻,来忍了一个礼拜的我这边报答那天灭火的恩情。「小雯说是我的主意啊?」「她才没那么傻。

    可是你觉得她说谎的技巧怎么样?」「呵呵!」果然这是瞒不了人的。「他生气了?」「生气也没办法,妹

    妹被人欺负了,当哥哥的还顾著自己快活,被怨恨也是应该的。」「他这么有良心呀?」「良心就有那么点

    儿,气还是会气,还不是我帮你摆平的。」「多亏你帮我说话。」「话是说了点儿,就是难为我下面让他出

    气。」「呵呵!」

    「少跟我打哈哈!你竟然敢拿我带回来的东西去别的女人面前充好人啊!」「你知道啦?」「就跟你说

    小雯跟我是一国的。」「情况紧急嘛!你就当我反过来戴用掉了。」「三八!」她笑了一会儿,又说:「小

    雯禁不起狠的,你可别把她玩坏了。」「我知道这玩意儿是对付淫妇用的,可是那天不用摆不平嘛!」「我

    不是说这次,我是说别随便乱用--喂!你拐弯子骂人呀?」「不敢,不敢。」

    ××××××

    「呜~呜~嗯~」小雯紧紧咬住胸罩,苦闷地承受著我从背后给她的深入。

    昨晚验了货,确定小雯的性器已经回复到堪用的状态了,然后少不了小别胜新婚一番。醒来的时候,发

    现自己的头枕在圆翘有弹性的屁股上,眼前就是小巧的屁股沟。这可真是男人的幸福啊!

    本来说前面不能用,就用后面,结果还是舍不得摧残她,连一次都没有。现在我可要捞本了。我合指成

    剑,一下子戳进她屁眼!她全身一震,睁开了眼睛,还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使开剑法,左抠右挖,小雯

    开始抗议:「哥~你怎么偷袭人家?」「偷奸美少女才刺激呀~」「讨厌!」

    星期六要小雯来我这儿过夜,最大的好处就是隔天不用上班,有充裕的时间可以白昼宣淫。上回浪叫震

    山河的小雯,这次可一言不发了。看著她那种想叫又不敢叫的娇羞模样,我只得更有劲了。

    让她想叫,又让她不能叫,但最终的目的还是要让她忍不住叫了出来而更感到羞愧。我五肢其上,搞她

    了个难忍难耐,头摇个不停,小嘴时开时阖,眼看就要得逞……稍微不留神,她抓到了昨晚脱下来的胸罩,

    塞进嘴里,于是……

    喂~通常都是塞三角裤吧?

    拉是拉不下来,又不敢当真用力去扯。跟她讲这样子咬会把胸罩咬坏,她也不理。没法子,且干且看,

    等她露出破绽来。没有想到她始终紧咬著胸罩不放,缓摇也好,急抽也罢,就是不肯松口。现在都已经把她

    翻过来了,前后洞交换著狠插,她也只是闷哼著。

    突然我想到了北风与太阳打赌的故事。

    于是我不再理会她叫或不叫了,反而致力于让她达到高氵朝。个几下,就顶紧花心磨一磨。右手按著

    阴核,打起了摩斯电码来,真是要让她sos了。左手轮流玩弄那一对nǎi子,以一敌二,而且还以小搏大,

    却丝毫也不怯战。吻不到嘴,退而求其次,吻她敏感的耳后和粉颈,吻平日少光顾的脸颊。等到她底下闹水

    灾了,我再把她翻回来,拉高双腿狠插了几十下,然后趴在她身上喘著。

    小雯全身乏力,嘴也松开了,酥软在床上回味著方才的高氵朝。我轻轻拿开胸罩,吻著她的樱唇,含著她

    的玉舌,吸吮她的香涎。等到她稍微回过神来了,才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她耳际诉说著:「哥哥还没呢!」她

    猛然一惊。「哥哥骗人!」下身挺动,坚如铁石的已经重重戳进去了。「啊~」她大叫了一声。我连连

    出招,无法防备的她乱翻乱叫,春声连连。

    (八)

    正明会打电话来,倒是很罕见,而他所提到的事情也出乎我意料之外。「情人节快到了。」「什么?要

    巧克力找你老婆去!」「不是我,是小雯。」「……」「我是说,这些日子你跟小雯也还蛮不错的……」我

    打断了他的话。「你想要我帮你收烂摊子?当初我就说过了,是你要糟蹋你妹妹的,她嫁不出去可不是我的

    责任。」(湿了耶:本来应该是要在续二说的,最晚在开了小雯的苞以后也非说不可了。结果却忘记写了,

    而且不知道该从哪里塞回去好。请大家就当是已经说过了吧!)「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你就当是哄哄

    她,让她高兴一下总可以吧!」「我明白了。我会考虑的。」

    我当然明白他是想一步一步让我握上湿面粉甩不掉。不过小雯对我这么好,让她高兴一下也是应该的。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说起来她也蛮可怜的,跟那么多男人上过床,到了情人节,亲哥哥抱嫂嫂,别人也都陪

    老婆去了,有谁顾著她?

    正明大概也知道他的话完全没有份量,又叫辣妹打电话来。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她,却要她别跟正明讲

    ,偏偏要让他去内疚。她要帮老公还是帮情夫,我可就管不著了。

    ××××××

    情人节当天,大家都早退,我也就拿著早就准备好的红玫瑰赶到小雯的公司去。那儿倒是有不少拿花的

    男人在那儿等著,大家都心照不宣,只要待会儿不要接到同一个人就好了。

    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女孩子陆陆续续地走了出来,高高兴兴地接过男朋友送的鲜花,卿卿我我地离开了。

    还真有一个女孩子有两个男人来献殷勤。

    小雯蛮晚才下来,其实也只不过是准时下班而已。没有男朋友真地是蛮尴尬的,早退有人会说反正也没

    有人会来接,不下班又摆明了没行情。她看到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身旁的女伴看著我们一直笑,捏了她

    一下。「还跟我们装蒜!」另外一个推了她一把,让小雯朝著我跌了过来,然后吱吱喳喳地离开了。

    我把花送个她,她眼中散发出喜悦的神采,却不好意思地左右张望著,不巧还真看到了一个同事。她跟

    那个人点点头,羞于见人地拉著我逃离现场。

    情人节大餐,不订位是吃不到的,当然我早有安排了。醉人的音乐声中,昏黄的灯光下,享用著美酒佳

    肴和郎情妾意的小雯却落了泪。「怎么哭了呢?」「没有想到……」「你忘记啦?现在你已经是有男朋友的

    人喽!」「嗯。」她羞怯地点了点头。「来!乾杯。这个是玫瑰红,又叫失身酒。甜甜的,女孩子就会多喝

    几杯,比较容易醉。等一下男的就会把女孩子抱进去订好的房间,占有她的身体。」她听了浅浅一笑。「我

    的身体早就是哥哥的了,还要什么占有。」酒倒不是毫不在意地喝了下去。

    不过她倒没想到我真地订了房间。「哥~干嘛这么浪费?回家去还不是一样?」「情调啊~」

    进了房间,我锁上门。「嘿嘿嘿!大色狼要露出真面目了。」淫笑声中我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拉住她的

    衣襟,向外一分,露出了纯白色的胸罩和掩不住的胜雪肌肤。小雯惊叫了一声,大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我。

    「小妞儿,让老子乐一乐吧!」「哎呀!不要啊!你想干什么?救命啊!」大概是明白了现在的状况,她摇

    头摆肩,开始娇呼了起来。只不过……

    我放开了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不成,不成,这游戏可没法儿玩。」「怎么了?」她胆怯地看著我

    ,我笑著把她扯进怀里。「你的眼睛里看不到恐惧,你的声音里也听不出惊惶,抵抗的动作也不够激烈,这

    一点儿也不像是强暴。」她嘟起嘴来了。「人家又不是真地想抵抗,而且哥哥也没什么好怕的嘛~」我也嘟

    起嘴跟她亲了一亲。「不能强暴就不要强暴,不要那付苦瓜脸。小雯是用来疼的,不是用来强奸的。」

    话是这么说,总觉得有点儿失望。有个女孩子对你百依百顺的不好吗?但是这样要找刺激就比较受限制

    了,真是有一好没二好。要她不觉得亏欠好像也不容易,不过很快地她就想到了令人高兴的事。

    「哥哥,我有个东西给你好不好?」她显得十分兴奋。我隔著裙子抓在她的宝穴上。「这个?」她娇嗔

    著拨开我的手,跳了起来,跑去翻开皮包,拿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东西,递给我。「ㄉㄥ!ㄉㄥ~」我接了

    过来,左右上下看了一看,看不出什么名堂。「情人节礼物?该不会是巧克力吧?」她摇著我的手。「拆开

    来看嘛~」「好。」放下礼物就去解她衣服。「呀~」她惊呼一声,跑得远远的。「哥哥大色狼!拆那个啦~」

    我拆开包装。「金莎?没诚意喔!怎么不是自己煮的?」一边鸡蛋里挑骨头,一边走过去搂著她一起倒

    在床上。「人家又不知道哥哥会来。」「那怎么?」「其实人家每年都有买,只是都没有人可以送,最后都

    是自己吃掉,然后又会发胖。」讲著讲著,哀怨的她又气鼓鼓了。我笑著吻了她。「现在就吃掉?」同时两

    手却忙著脱光她的衣服。「哥哥吃就好。」她摇摇头。

    她柔顺地让我弄成了一只白羊,我也瞬间回复到原始的状态,然后把金莎拿了过来,捻起一颗,用很陶

    醉的神情塞了进去,大口大口地嚼著。小雯笑得一直拍我。

    嘿嘿!只有第一颗我才会这么「正经」地吃哟!我拿起了第二颗金莎,爬到她身上,把金莎放在她嘴上。她张嘴怕吃了进去,闭嘴又怕掉到地上,只好就那么半开半阖地顶著。「一人一半,你可个不能独吞喔!」然后我也含住了那颗金莎,磨磨蹭蹭中,两个人各咬掉了半颗。

    「哥哥好色情喔!」「哪里?我们亲嘴亲过多少次了?」「可是这次不一样嘛!」拿起了第三颗,奸笑

    著问她:「那这颗哥哥一个人吃喔?」她很快地点点头,大概是发现有诈,又反悔猛摇头。「要不要换?要

    不要换?」她看著我的脸色,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微噘起嘴嗔道:「不要问我啦!」

    我倒不忍心了,把巧克力塞进嘴里嚼了起来。小雯正在庆幸,我忽然搂紧了她,把甜蜜的巧克力泥倒进

    去。她起初还抗拒著,后来就任由我肆虐了。我也不打算让她吃成小肥婆,又开始回收,两个人就这么抢著

    吃。一直到不知不觉中巧克力已经下肚了,只剩下源源不绝的浓情蜜液在交流,我们才分开来又喘又笑。

    巧克力是很甜的,吃多了会觉得很腻,所以要加调味料。在小雯还在大口喘著气的时候,我已经把第四

    颗金莎塞进去了,塞进去她的小嘴,下面那张。她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全身僵硬。「别用力,不然会破掉喔!」「哥~快拿出来啦!」左手分开yīn唇,右手食指顶著巧克力,一下一下地戳去,金莎不规则的狼牙刺激

    著阴壁,一点一滴地深入。「嗯!啊!不要啊!」娇吟声引人注目,yīn蒂忍不住探出头来左右张望,当事人

    则企图以洪水却敌。

    突然,指尖感到了一点异样,小雯似乎也觉得事情不对。「破掉了耶!」她急得快哭了,脸也吓白了。

    「那只好就这样子吃了。」我摸摸她的头,然后趴了下去,用手指挖,用舌头勾,将巧克力一块块地弄出来

    吃掉,小雯不停地挺动著。大块的都吃完了,我张大嘴含住穴口,用力一吸。「哎呀啊~」剩下的一些巧克

    力屑都吸出来了,跟著又是一股巧克力牛奶涌了出来。金莎的特色就是里面还包著巧克力酱,现在都已经沾

    在凹凸不平的阴壁上了。我又吸又舔,把里面弄了个乾净,然后又引来山泉冲洗一番。

    小雯无力地呻吟著,失魂落魄的样子惹人怜爱。我拨开她额头的秀发,亲吻她的脸颊。「很好吃哟!」

    「你就是会欺负我!」「你都没有吃到……」她一下子吓明白了。「不要!我不要吃!不要再放进去了!」

    「放心,不放进去也可以。」我又拿了一颗金莎,在花园滚来滚去,沾满了半透明的浆汁。「啊~」要她张

    开嘴巴。她显得有些为难,但想了想还是张嘴吃了。「好不好吃?」「味道怪怪的。」

    看著她的娇憨模样,我不由得笑了。第六颗金莎也是先用小雯汁调味,然后在她的双峰滚动。那最敏感

    的尖端,光是用手捏弄就受不了了。如今用金莎来滚,更是让她全身颤抖。我还抓著她的双乳挤出乳沟来,

    用舌头把金莎推来推去,顺便也轮流吃吃奶嘴。玩够了,才一路往上推去,准备与小雯分而食之。可是巧克

    力出了山谷,就会到处乱跑,弄了好几次都没成功。技术不够,只好赖皮,直接叼到她嘴边吃掉。吃完了我

    还心有不甘。「哼!下次一定要成功!」「不要找我试!」「咦?你喜欢我找别人试吗?」她甜笑著转头,

    不理我。

    头转过去了,我乾脆把她整个人都翻过去,下一个目标是跟乳沟有著同样吸引力的臀缝。「不要啊!不

    要啊!」不知道她是在不要什么。「放进去好不好?」「不行呀!一定会破的。」「破了哥哥也会帮你弄出

    来。」光是想著要把刚刚的经历在后面重演一次,小雯就已经浑身酥软了,底下也再度湿淋淋的。

    放不进去。臀肉紧闭著,别说菊花眼,连臀缝都密合著。「这么紧张,一定会破掉的。」我拍了一下,

    屁股肉弹著。「不闭紧一点,一定会被你塞进去的。」「真是奇怪!你觉得这样有用吗?」手伸进去,两根

    手指头一分,菊花就开放了。「不要呀!哥哥不要!」打从一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要把巧克力从食物的出口放

    回去,当然也就不必理会她的哀叫。拿了一颗金莎,卡在那个球座上,然后放手让她就这么夹著。她正惊惶

    地想要摆脱,我突然两手一拍,两瓣圆臀一下子把金莎夹得粉碎。

    沉默。

    沉默。

    沉默。

    终于小雯喘了一口大气。「哥哥你吓我。」「喔!这样子你就会喜欢吗?」她不解,却也知道不是好话

    ,所以不理我。我抓住臀肉开始研磨臀缝里的巧克力,小雯被刺激得哼著:「天啊!怎么还会有这招?」我

    看差不多了,以口就碗享用著情人的心意和她的分泌。

    「还要吗?」「你会肥得跟猪一样!」她翘著嘴儿咒骂著。「壮才够力,够力你才会幸福。」「没有我

    的事!」我跨在她脸上,把有著正常反应的分身送过去。「不要巧克力,那就是要这个喽?」「才不是呢!」她白了我一眼,却如我所愿地替我吹起喇叭来。

    小雯的愈来愈有让男人爆发的威力了,我慌慌张张地逃出了她的桃色陷阱,她掩嘴轻笑著。不过,

    当她看到我又拿起一颗金莎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哥哥……」她畏畏缩缩地叫著我。「要放进去哟!放心,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只要是要淫弄她,她再怎么说不要也很少逃得了。「小气鬼!」她不甘愿

    地低声说著。

    把金莎塞在穴口,用肉杵把它桩进嫩穴里,然后开始抽送。「怎么这样!哥哥,现在不可以呀!」真要

    顶进去弄不出来我也麻烦,所以只能浅抽浅插。虽然如此,仍少不了一次两次地顶到,狼牙球就会再挫进去

    一点,惹得小雯又惊又爽地尖叫著。我看再进去就不好收拾了,拔出,用手指头把金莎勾回到口,

    然后两张嘴一起享用掉这美味的果实。

    吃饱喝足了,可不一定要擦嘴巴。我挺起,干进了那个溢满两色流体的肉紧荷包,畅快地抽送起来

    ,一次又一次,大力顶到花心。被折腾了老半天的小雯,终于可以安心了,用力搂抱住我,享受充实的热情。

    忍不住了!我不想像平常那样在里面发射,拔了出来,朝著小雯的俏脸秀发和冰肌玉肤扫射。白浊点点<
-->>
m.xiashu888.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