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凤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风起云涌(八续完)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风起云涌(八续完)

    “高天,她归你们了。”

    丁飞一把推开伏在他身上已经精疲力竭的燕兰茵。

    李高天与泰克斯将她抬到了一张圆桌上,已急不可耐的泰克斯拔出巨炮,一下捅入她还不断渗出乳白色jīng液的xiāo穴里,猛烈的抽送起来。

    “他妈的!干女警察,到底比去干她乳臭未乾的妹妹要爽。”

    奸淫了姐妹俩的泰克斯,很自然把她与飞雪进行着比较。

    听了她的话,燕兰茵心似被针扎了一下,想到飞雪被眼前这个黑人强暴过,她恨不得一掌劈死他,为妹妹报被辱之仇。

    燕兰茵忽然觉得胳膊一痛,扭头一看,李高天拿着一支针筒刺入她的手臂,同时丁飞一双有力的大手,捏住了她的肩膀与手腕,让她不能挣扎,粉红色的液体慢慢注她的身体。

    李高天给她注射的正是超级淫药“巴黎之春”而且一下用了普通剂量的三倍。

    “你给我注射了什麽东西?”

    燕兰茵忍不住问道。

    丁飞一笑,道∶“这可是好东西,可以享受到做女人最大的快乐。”

    燕兰茵有点明白,注射的肯定是催情的淫药,心中一惊,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在这种药剂的作用下还能保持理智。

    很快,“巴黎之春”随着血液流遍了全身,它那巨大的威力开始产生作用,由於里面加了海洛因,燕兰茵感到头有些晕,身体也似乎飘浮在空中,眼前的人影有些模糊,一股热流在全身不断的翻滚涌动,最後这股热流汇涌到了小腹再猛地向全身扩散。

    她开始感觉泰克斯强烈的带来的痛苦,反而一种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快意从yīn道内阵阵传来。

    “我这是怎麽了?”

    燕兰茵朦胧地还保持着一点清醒,但很快这点清醒被汹涌而来的之火完全的吞噬。

    “啊┅┅呜┅┅”神情迷茫的燕兰茵,开始随着泰克斯的呻吟起来,她那粉红色的rǔ头高高地勃起,雪白和身体因极度兴奋开始呈现淡淡的粉红色。

    两个男人持着录像机,从一边的船舱里走了出来,镜头对准了如蛇般扭动的她,从不同角度进行拍摄,已经完全迷失的她,完全没有看到他们的存在,依然兴奋地高声呻吟着。

    不到十分钟泰克斯已经丢盔弃甲,败下阵来,李高天马上接上,一边大力奸淫着她,一边与丁飞高声说笑。

    燕兰茵已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只是不停扭动柳腰、夹紧yīn道里的ròu棒,疯狂的发泄着体内一浪浪汹涌而来的。

    举在空中脚尖用力向内弯曲着,燕兰茵完全处於陶醉的境界,李高天也没多久就达到高氵朝。

    丁飞让甲板上二十个男人排好队伍,轮流上阵。

    燕兰茵接连四、五次达到了的最高点,体内的药性开始慢慢地缓和,飘浮在空中的身体又落到地上。

    “我这是在哪里?好像是在做梦。”

    燕兰茵觉得头痛欲裂,渐渐地她开始明白自己的处境,看着正趴在她身上的男人与他身後排着的长队,她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哪怕再坚强的人也难以忍受这种方式的凌辱。

    丁飞凑到她扭曲的俏脸旁道∶“燕小姐,我有事先走了,你慢慢地玩,可要尽性唷!”

    说着长笑着乘着快艇离开游轮。

    他刚刚接到墨震天的电话,让他马上回总部,有重要事情商量。虽然他不敢耽搁急着赶回去,但他还沉浸在那疯狂的暴虐带来的愉悦中。

    刚恢复了神智的燕兰茵又被李高天注射了“巴黎之春”又一次的陷入官能的快感之中,但由於体力已基本消耗殆尽,她的反就没有刚才强烈,但男人们对她身体的渴望丝毫不减。

    後面有的男人等不及了,燕兰茵被男人们紧紧的围住,嘴巴、肛门都插入了男人yáng具,燕兰茵发出不知是痛苦还是愉悦的呜呜声,美丽的身体承受着如野兽般男人的一次次冲击┅┅
-->>
m.xiashu888.com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