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凤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节 狭路相逢2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七节狭路相逢2

    过去几个月里,从踏上丁飞的游轮那一刻起,燕兰茵成为男人发泄兽欲的工具。在忍受肉体与心灵双重摧残之时,她日日夜夜挂念着飞雪,更提心吊胆怕被丈夫察觉。人忍受痛苦都有极限,过了极限就会变得麻木。不麻不行,不麻木人会崩溃、会疯掉。

    此时,燕兰茵本已准备再次麻木地去忍受男人生殖器的淫辱,丈夫对她说的:“我不要你被强奸!”

    这七个字,象一把利刃刺入麻木的心灵。自己是什么时候起,对陌生男人插进yīn道的生殖器无动于衷?自己是什么时候起,身体服从了生殖器指挥,为他们奉献的欢宴?自己又是什么时候起,身体竟对男人的生殖器产生了渴望与依赖。

    “我不要这样下去,我是个人,我要有人的尊严,我不要被强奸!”

    燕兰茵心中呐喊着。

    雷钢很高兴,特别高兴。那次在警察局的审讯室里强奸她,她虽踹了自己一脚,但大多数时间并没有激烈的反抗。雷钢喜欢刺激、野蛮、暴力,这些元素令他亢奋。那个叫庄兰的女警,从撕破她的衣服到刺穿她的处女膜,自己整整化了五个小时。他如猫捉老鼠般戏弄她,听着她尖叫、哭泣,他把yáng具捅进她的yīn道,在触碰到处女膜的时候放任她逃脱,然后继续重复这一举动,直到她精疲力竭、手足抽筋、身体硬得象块石头时才把举了五个小时的屠刀砍了下去。本来这个比野马还烈的叫庄兰的女警在他心中将留下完美的忘记,一次他把装有一颗子弹的六发左轮手枪捅入她的屁眼,那时他还没杀她之心,只是觉得好玩。当他扣动第五次扳机的时,她突然喷射出尿液,直冲到他的脸上,也许刺激过度,雷钢扣动了第六下扳机,子弹从肛门射入身体。原来象野马一样的女警,也会恐惧。此后他又多了一个癖好,面对猎物,把枪管捅入屁眼,然后开枪。

    又被灌了一通水的周正伟趴在床边,铁头弯着腰,把他的头按在床沿,他的嘴巴、鼻子不断冒水,想说话却怎么也发不声音来。虽然不能说话,但他神智依然清醒,妻子在离自己不到一尺的地方与壮实得象黑熊一般的男人激烈搏斗着。

    妻子被反绑着双手,又怎么能够斗得过比野兽还凶狠的男人。

    周正伟看到妻子脸朝下被他压住,那男人骑在她身上,长矛似的yáng具从后背刺入丰满的股间。妻子象蚯蚓一般剧烈拱动、象烈马一般嘶叫跳跃,硬生生地把他颠了下来,yáng具无功而返,悻悻离开了妻子的身体。男人又发起新的进攻,他侧卧着,紧贴妻子的后背,长着黝黑体毛的双腿猛地夹住了妻子修长白皙的右腿,接着他粗壮的手臂一伸,双手将妻子胡踢乱踹着的左腿抓住,举在半空中。yáng具象一支奇兵,突然出现在妻子劈开的双腿中央,强力地向正中刺去。妻子侧着身,雪白的身体躬得象只大虾,并强力地弹动着,把刺进身体的yáng具顽强地顶了出去。

    只有一尺的距离,却似隔着万水千山,不知哪来的力气,周正伟抬起手,向妻子伸去。仍保持着进攻姿态的雷钢笑道:“怎么了,做老公的也忍不住了,想一起上呀。好呀!铁头,你帮帮他,让他摸摸老婆的nǎi子。”

    “好的,没问题。”

    铁头抓起周正伟的手,把他的手按了燕兰茵的上。

    铁头的手罩在他手背上,在他五指收缩下,周正伟紧紧抓住了妻子高耸洁白、柔软细腻的。

    “老公!我不会被人强奸的。”

    燕兰茵叫道,继续扭动身体不让yáng具的进攻得逞。

    两人目光触碰,刹那间周正伟又流下泪来。他突然明白,妻子是在为自己而战,因为她是自己的妻子,她要拚尽全力保护自己的贞洁,即使是一场不可能打得赢的战争,妻子也将为自己战斗到最后一刻。

    短短几分钟的搏斗,燕兰茵身上已布满密密的汗水,燕兰茵把脸靠向丈夫的手臂上,身体似又恢复些力气,再次把刺进了一小截的yáng具硬顶了出来。

    “摸着爽不爽呀,铁头,你看看她老公jī巴鸡了没。”

    雷钢淫邪地笑着道。

    铁头瞅了一眼道:“大哥,没硬。”

    “你还是不是男人呀,看着这么漂亮,还不穿衣服的老婆jī巴都不会硬,怪不你老婆要去外面找男人。”

    雷钢笑着道。

    周正伟嘴巴张了几下,雷钢不懂,燕兰茵学过唇语,又和丈夫相处久了,看懂了他想说的是“你他妈的放屁!”

    在燕兰茵的记忆里,丈夫从来不说粗话。

    “你摸够了没有,摸够了帮我一下,你老婆屁股老动来动去的,我都捅不进去,铁头。”

    雷钢有些迫不及待地渴望进入她的身体。

    “没问题!”

    铁头抓起周正伟的双手,象刚才一样把自己手掌覆在他的手背,然后将双手按在燕兰茵两边大腿根上。周正伟当然不会有气力,但铁头气力大得很,这一抓牢牢地按住了燕兰茵的胯部,她再也不能刚才一样自由地扭动腰臀了。

    “铁头,让他把老婆洞门弄开,让老子好进去。”

    雷钢道。其实根本没必然那么做,他只是想看到两人更痛苦些。

    “好的。”

    铁头用两个指头夹住周正伟的中指,然后用他的手指拨开了燕兰茵的yīn唇。

    “太棒了!”

    雷钢怪叫着,粗大的ròu棒慢慢刺入从花唇中显露出来的迷人肉穴。

    燕兰茵竭尽全力挣扎却无法阻止ròu棒深插越深,她看到丈夫双眼直瞪瞪地盯着自己的下体,眼珠一动不动,“老公,老公!”

    燕兰茵焦急地喊道。

    终于,周正伟把目光转向妻子,自己不仅无法保护妻子,还抓着妻子雪白的大腿让别人奸污,他心象被针扎似的,他张嘴道“对不起!”

    依然发不出声音,但他知道妻子能够听懂。

    “哈哈,强奸成功!”

    雷钢猛地前挺身体,胯间的整根庞然巨物彻底地顶进了燕兰茵的身体。

    “放开我老婆。”

    急怒攻心的周正伟嘶喊道,吐了不少水后,他终于能发出声音,虽然声音又低又哑,但还是能够听得清楚。这是他第二次看到老婆被男人奸淫,在银月楼那次,他回想起几个月来老婆的反常行为,误以为老婆是个淫荡的女人,这个念头令他失去理智;而此时此刻,看着妻子流着泪的俏脸,手掌传来妻子大腿的剧烈痉挛,他身同其受般理解妻子的痛楚。

    燕兰茵依然咬着牙在反抗,当周正伟嘶哑出声时,铁头又把他拉去灌水,当手掌一离开大腿根,燕兰茵侧卧着
-->>
m.xiashu888.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