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凤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节 狭路相逢3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七节狭路相逢3

    变故无数不在,变故如岔道,指引着不同的方向。没有变故,这场肉搏战,将以惊心动魄开始并以动魄惊心结束。

    在雷钢的狂暴冲击下,燕兰茵整个膝盖连着小腿的二分之一顶出床沿,又一记势大力沉的撞击,的身体又继续向外冲去,支撑点外移到了极限,弯曲的膝盖以四十五度角冲向地面。

    雷钢双手扳着她的肩膀,当雪白的猛然下坠时,他抓不住满是汗水、皮肤滑得象条游鱼般的燕兰茵。刚才一记冲撞,是爆发前的最后冲刺,欲情荡漾的身体让他脑海一片空白,挺着即将爆炸的yīn茎冲锋、冲锋再冲锋。

    同样迷失在欲海里的燕兰茵也饥渴地等待着yáng具火山般的喷发,炙热的岩浆将融化自己的身体,让自己脱离苦难,进入没有忧愁的天堂。在ròu棒离开她的yīn道,空中的她还下意识翘臀后挺,她需要那根可以让自己不空虚的大棒。

    下一刹那,她的膝盖重重撞到了地面,虽然铺着地毯,依然有强烈刺痛感。

    猛烈的剧震和痛楚让她的神智恢复了少许清明。膝盖落地后,她的身体前倾,向坐到在地上的丈夫扑去,就象一个久别爱人的娇妻,扑向了丈夫的怀抱。

    燕兰茵终于看到了丈夫的眼睛,那痛苦和伤恸、失望加绝望的眼神让她心都碎了,扑入丈夫的怀抱,周正伟的身体被撞得后仰,铁头抓着皮带没松开,他一下无法呼吸,肌肤紧贴住丈夫的燕兰茵感觉他身体猛烈的痉挛。

    虽然无法呼吸,周正伟依然用暴凸起眼睛看着妻子。方才妻子在强奸者胯下呻吟,他回想自己在银月楼看到情景,他不敢相信她就是曾被自己捆绑起来、受刑般忍受自己yīn茎那个女人。或许女人天性原本就是淫荡的,就像自己的秘书江美琴,看到ròu棒就yín水直流,倒贴白送让自己操她。

    如果能说话,周正伟真的想问问妻子,就在不久前,自己满足过她两次,为什么和自己时都不说「我要」,倒冲着强奸者这样喊!周正伟不知道,满足女人需要心理和生理两方面,自己无论yáng具的大小或技巧与雷钢和银月楼里的男人差距甚远,所以虽然燕兰茵两度高氵朝,但高氵朝是想出来的或者是在思想的命令下催发的,而当肉体压倒了思想、控制了思想爆发的高氵朝则是人类原始本能的表现,远比想出来的高氵朝激烈许多。

    在燕兰茵的身体离开雷钢的掌控,ròu棒脱离火热的yīn道,这突如其来的的变故让他难受到了顶点。雷钢第一反应试图控制住shè精的冲动,但零点几秒后他知道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必定要让ròu棒进入到它该在地方,才能让爆炸的身体得到平息。他一手紧抓起跳动的ròu棒,以最迅疾的速度扑了下来。人尚在半途,第一波子弹已经冲到guī头,他不得不把抓着ròu棒上部的手向下摞去,不是他想这么做,这是人本能的反应。

    一团炙炎的热流重重打在燕兰茵雪白的屁股上,她跪趴在丈夫的身上,为了不压住他的腿,她把膝盖移到他前伸着的腿两侧,摆出一个翘着臀的极具诱惑的姿势。雷钢看到肿胀的yīn唇依然向两边敞开着,中间拇指大的ròu洞清晰可见,洞里艳红的嫩肉张驰翻动,似乎焦渴地等待着自己的ròu棒的到来,只有在哪里,自己才能找到天堂,雷钢赶在第二波射击前把ròu棒顶到了洞口。

    在燕兰茵压在丈夫身上,他因性窒息而一直高高挺立的ròu棒被压在她柔软的小腹下,紫红色的guī头恰好戳到私处上方凸花蕾上,燕兰茵本已经被控制的身体一个激凌,红唇轻启唤出的呻吟。

    她拱起身体,试图让它进行自己的身体,她极度需要那火热、粗壮的东西,只有它才能抚平痒入骨髓的yīn道,只有它才能自己充实和快乐、忘记人世间的一切痛苦烦忧。

    燕兰茵刚将身体抬起寸余,尚未把体位调整好,一阵强风袭来,巨大的手掌搭在自己腰间,一根喷吐着火焰般炙热气息的庞然巨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顶在了无比渴望抚慰的ròu洞口。

    燕兰茵第一反应是挺起臀,让它以最快的速度进入身体,让它把自己塞满,塞得不留一丝缝隙,自己要和它一起燃烧、一起共舞,直至到天崩地裂、直到世界毁灭。巨大的guī头挤进yīn道口,这一刹那时间似乎变得极缓慢,她看着丈夫,似乎从丈夫的眼中看到了自己,一个画面清晰地显现在自己眼前:自己的双腿向两边大大分开着,yīn道里流淌出连绵不断的乳白色液体……

    「我的身体需要它,我的yīn道需要它,但决不是强奸者的生殖器,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让自己的yīn道灌满它喷射出的东西,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

    燕兰茵在心中大声地呐喊着,用呐喊来给自己力量,来拒绝能给予自己快乐但一样给予自己耻辱的东西。

    周正伟虽不能呼吸,但人在濒死前神智格外的清醒,他感受到扑在自己身上妻子那如火山般喷发的,他也察觉了妻子试图让自己的yáng具进入她的身体。

    刚才看到妻子被强奸者的ròu棒挑起,他愤怒、痛心,甚至再度对妻子产生了强烈的质疑。

    但此时此刻,他突然无比渴望着,渴望着与妻子融合为一体。自己也许快要死了,在死亡降临之前,希望自己的yáng具能够给妻子一丝丝的安慰,无论妻子是淫荡的也好,是贞洁的也好,这都不重要了,无论妻子的yīn道里曾经或者现在插着谁的生殖器,即使妻子为它而疯狂,这都不重要了,唯一重要的是自己爱她。
-->>
m.xiashu888.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