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凤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节 狭路相逢3(第2/4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样死去真有太多的遗憾,但能死在妻子的身体里,算是对一个不能保护妻子的无能丈夫一个最后安慰。

    「老婆,对不起。」

    周正伟用生命最后的力量挺了挺身体,就象只剩一口气的鱼,在烈日龟裂的地上做最后一次蹦跳。但很快他彻底绝望了,他看到了扑上来的雷钢,在自己的yáng具还在妻子yīn唇上方寻找着进入的通道,他感觉到前方不远处,入侵者挟着强悍难以匹敌的力量剥夺了自己进入妻子身体的权力,而妻子似乎也臣服在这野蛮的力量面前,她不仅没有反抗,更微微拱起身体,象一个被征服的奴隶,用谗媚的笑容去迎接征服者。

    就这样死去,自己会闭不上眼睛的,他似乎听到那巨大更丑陋的东西的嘲笑声,它极尽所能、残酷无情地嘲笑着自己。那东西应该已经破开妻子的身体,占据原本只属于他的地方,然后让妻子美丽的身体、美丽的yīn道献出烟花般璀灿。

    而自己将在这璀灿中陷入永恒的黑暗,自己去的地方一定叫地狱。

    希望在绝望中犹如黑夜的一只萤火虫,虽然微弱得几乎不可见,但那一点点的光亮依然能够划破黑暗,让人找到前行的方向。在guī头将ròu洞撑开,燕兰茵心中呐喊着,忍受着yīn道千万只蚁虫噬咬的麻痒、忍受着心灵空虚如无依无靠般的寂寞,她用尽所有气力将后拱着的浑圆的屁股向右边挪却了一寸。

    一寸的距离很短,但这一寸的距离,宣告燕兰茵那经历了无数劫难心灵和受尽百般蹂躏的肉体依然不愿屈服在男人生殖器的淫威之下。这一寸距离,让周正伟感受到了妻子抗挣的决心,他又燃烧起新的希望。这一寸的距离,让雷钢走到天堂的门口,却一个睛空霹雳,让他连滚带爬地坠下云端。

    燕兰茵玉臀突如其来的扭动,让已经侵入身体的yáng具极不情愿地滑出yīn道,由于惯性的作用,ròu棒穿越过花唇,直冲而去,而前面花唇上方横着周正伟勃起着的yáng具,它象保着妻子神圣之地的守卫,凛然不惧地等待着敌人的进攻。

    ròu棒继续前冲,两根猛地撞在一起,雷钢喷射着jīng液的ròu棒直戳在对方的ròu棒中段,他的ròu棒要比周正伟的粗壮一大圈,相撞之定,小一号的ròu棒明显不敌,被顶得不住后退,直到在耻骨的压迫下才停了下来。退后的ròu棒强力碾压过燕兰茵已经高度充血膨胀、极度敏感的yīn蒂,一阵更强烈的麻痒让她难过到了极点。

    燕兰茵难受,比她更难受是雷钢。处于高氵朝状态的男人需要强力挤压yīn茎才会有高度快感,才会继续畅快shè精,享受高氵朝的愉悦,而处于无挤压的shè精会导致精关闭塞,无法将积蓄的jīng液全部射出,这种难受的感觉很难用语言去描述。

    周正伟一样处于极度亢奋状态,被这么重地顶了一下,其实是极痛的,但他已经感觉不到肉体的疼痛,他心中也只有一个念头,要进入妻子的身体。

    雷钢的ròu棒往对方的棍身喷射了一滩腥臊粘液后退了回去,不甘心失败它继续发动进攻,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而周正伟的yáng具在顶住对方猛烈冲撞后,在主人燃烧生命的力量激励下,也无所畏惧地冲了过去,在妻子柔美娇嫩的花唇间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

    这一刻,雷钢在高氵朝中,周正伟临濒死间,指挥两人行动的不再是大脑而本能,在本能的驱使下,两根ròu棒激烈撕杀着。也许是因为性窒息带来的亢奋,令周正伟的ròu棒生平第一次这般坚硬,面对体形、力量远大于自己的对手却丝毫不退缩。

    两根ròu棒搅动着燕兰茵的花唇mī穴,身体里的的火山进入了喷发的倒计时。在银月楼苦难的日子里,为了熬过心灵与肉体的痛苦,她总是在男人以最粗暴、最野蛮的时候、在自己最忍无可忍的时候放纵,让如吸食鸦片后产生的强烈而短暂快乐来麻痹自己。

    在这些最粗暴、最野蛮的手段中包括了男人用手对她的阴部做出根本不能叫做抚摸的行为,那个时候她知道只有自己放纵,才能让男人停止继续侵袭。

    久而久之,燕兰茵的身体接受了暴力,这也是她在雷钢胯下发情的原因,而此时处在战场中的私处被前后两根ròu棒强力地践踏着,却依然让她向着的巅峰前行。

    激斗中,雷钢的ròu棒再次撞开挡在前进道路上的障碍,巨大的guī头钻进炙热的xiāo穴,但被逼退的ròu棒顽强地冲了过来,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奇迹般顶在guī头下方,把它顶出ròu洞。

    这一瞬间,处于迷乱边缘的燕兰茵以仅存的一丝神智察觉到了顶在yīn道口的是丈夫的yáng具,思想已跟不上行动的速度,在她想着让丈夫的yáng具进入yīn道,身体早做出反应,她微微拱起身,收紧小腹向前一挺,周正伟的ròu棒以无比迅捷的速度一下全部消失在花唇间。

    雷钢再度难受得要吐血,他的ròu棒已找不到进攻的目标,那里已经被另一根ròu棒填得满满的,再也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地。从天堂门口摔落到地上的他好象又被人重重的踹了几脚,滚入烂泥塘中。

    因为yīn茎缺乏强有力的压迫,jīng液不再喷射,但似憋了一整天尿却被堵住撒不出来的感觉让他几欲疯癫。如果此时,他头脑清醒,大可把燕兰茵从丈夫身上拖离,再从容不迫将ròu棒重新置入,但狂乱的他只想让爆炸般的ròu棒插进眼前这具美丽的身体,因此ròu棒仍在雪白的股间狂冲乱撞着。

    边上的铁头手攥着皮带,皮带绷得笔直,让周
-->>
m.xiashu888.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