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凤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节 狭路相逢4(第2/4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与青龙一战,如果你能挡过百招,他就还你那女人。为师授你集我武功大成的破天七式,你身为我的徒弟不要给我丢脸。”

    牧云求败大笑着道。

    “谢谢师傅,请传授我破天七式。”

    夏青阳大喜过望,深深地跪拜下去。

    “还有一事,梼杌之血阳气极重,在这十天内,每天至少要和女子交欢两次以上,才能更好吸收精华,提升功力,否则气血不畅,对身体、对功力大有影响。现在有个女人在你身边,方便得很。”

    牧云求败道。

    “徒儿知道。”

    夏青边答想,不过他突然想到,当日武圣能将梵剑心带到听涛别院,应也能将冷雪带来,为什么此时反又与青龙订下百招之约?但武圣肯出手,已是最好的选择。

    “好,你看清楚,我先演练一遍破天七式。”

    虽然八年来,牧云求败不再对武道的痴迷,但此时一招一式施展,似又回到当年的叱咤风云。

    梵剑心等到晚上,仍没见夏青阳回来,她急得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虽偶有武圣门人在屋外突击窥视,倒也无人敢进来侵犯于她。她正焦燥不安时,见夏青阳满脸兴奋之色地推门而入,梵剑心情不自禁的冲过去抱住了他喜悦地道:“你回来了呀!”

    看小鸟依人般搂着自己的她,夏心阳一时也不忍心推开,他轻抚着秀发笑道:“是呀,我才去了几个小时,你不用急成那样吧。”

    梵剑心不好意思地站直身体,有些不舍地离开他的怀抱问道:“武圣怎么说,他肯帮你从青龙手中要回雪儿吗?”

    “五天后,我将与青龙一战,只要过百招不败,青龙就归还雪儿。”

    夏青阳道。

    “太好了!”

    梵剑心高兴得跳了起来,转瞬之间又担忧地道:“青龙那么厉害,你能百招不败吗?”

    “本来只有六分把握,不过师傅传我破天七式,现在有了十成把握。”

    夏青阳信心满满,他突然想到什么,一丝忧愁出现在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不过,想到雪儿还要在青龙那里受五天的苦难,我真想此时就战!”

    “五天很快的,你现在伤都没全好,雪儿这么多天都熬了过来,五天一眨眼就过去了。”

    梵剑心安慰道。

    想到雪儿仍在青龙魔掌中,又想到她在金水角的日子,他两次目睹冷雪被奸淫,脑海中浮起她雪白的胴体在男人胯下哭泣的画面,而此时此刻,青龙或许正无情地蹂躏着她,一想这里,心情变得极度郁闷沉重。

    “你怎么了?”

    梵剑心看到他脸色阴睛不定,情不自禁地抓住他手急切地道。

    “没事,我只是想到雪儿,为她担心。”

    夏青阳猛地甩了甩头,渐渐平复下起伏的心境。

    “你好好休息吧,这几天你要练好破天七式,最好能把青龙打趴下。”

    梵剑心笑嘻嘻把他拉到了床上。

    夏青阳坐在床沿,看着边上俏立的梵剑心,欲言又止。这几天她对自己细心照料,关爱之心溢于言表,他对梵剑心产生了好感,但冷雪已将他的心填得满满的,再也容不下别人,对梵剑心也仅是如妹妹般的感觉。

    “你姓夏,我也姓夏,这个姓的人不多,真巧呵。”

    夏青阳觉得气氛有些别扭,便找了个话题。与冷雪在落凤岛化名梁雪儿一样,梵剑心在岛上用的名字叫夏晓心。

    “是呀,我们五百年前是一家嘛,所以现在有缘碰到了呀。”

    梵剑心俏皮道。

    “这几天蒙你照顾,真是谢谢了。”

    夏青阳真诚地道。特别是自己因yáng具充血,撒不尿来时,她为自己才能解除了痛苦,这让他极为感动。

    “你干嘛忽然这么客气,好怪怪。”

    梵剑心觉得他有什么话想说。

    “我、我是这样想,我们都姓夏,又同住一个屋子里,这说明、说明我们很有缘分,我想认你做妹妹,我、我会象保住雪儿一样保护你。你说好吗?”

    夏青阳些吞吞吐吐、结结巴巴地道。他已察觉到梵剑心喜欢自己,但自己心中只有冷雪,过会儿还得提与她交欢的请求,他真不想让这个晶莹剔透、美丽可爱的女孩有太大的误会。

    “哦。”

    梵剑心红红脸变得有点白,她冰雪聪明,当然知道夏青阳的意思,自己初恋的男人爱的是别的女人,那个女人还是与自己共患难的好姐妹,她极是无奈只得有气无力地道:“好呀,有你这个哥哥,当然好喽。”

    一时两人俱无语,半响梵剑心才道:“你早点睡吧。”

    说着远远坐到靠墙的凳子上,扭过脸默然不语。她对自己说,梵剑心,你干嘛这么小气,又不是他移情别恋,他本来就是喜欢雪儿的,自己只是自作多情罢了。他能认自己做妹妹,已是对自己很好了,应该知足,应该高兴才是。梵剑心道理都想得明白,却忍不住依然神伤。

    “你不睡床上吗?”

    夏青阳有点尴尬地问道。昨晚两人睡在一张床上,半夜里她把身体靠近自己,夏青阳感觉到她希望自己能去抱抱她,但自己却假装睡着了没去抱她。

    “不了,我靠一下就行了。”

    梵剑心淡淡地道。既然夏青阳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就也不需要暧昧地继续这样的关系,自己要尽快从困扰中摆脱出来,还有很多事要做。

    “我……”

    看着她突然变得冷淡,夏青阳不知道该如何去提想和她交欢的要求。

    夏青阳欲言又止的神情让梵剑心会错了意,“没关系,你不用担心,我是喜欢你,不过我知道你喜欢的是雪儿,爱一个人是不能分享的,过几天就没事了,我会想得明白的。”

    梵剑心本是个敢做敢当的人,性格更爽快直率,既然已这样尴尬把,索性挑明会更好一点。

    “唉。”

    夏青阳先是一愣,他没想到梵剑心会这么直接,接着又长长叹了一口气,仍是一副想说又不想说的模样。

    “你到底想说什么?”

    看着他死模死样的神情,梵剑心有些气急,“我喜欢你,又不是你的错,前些天为你做的事,你也不必放在心上。用不着摆出一副犯了大错的模样。我想可能是因为环境的缘故,你把我从金水角带出来,让我感觉有一种依靠,才会有这样的冲动,很快就没事了。”

    夏青阳又长长叹气,依然一副不死不活的模样,让梵剑心看得牙都痒痒的。

    “你到说话呀!”

    梵剑心大声喊道。

    “是这样的……”

    夏青阳咳了咳,清了清嗓子,硬着头皮道:“在魔神洞修练时我喝了梼杌的血,这东西阳气很足,你也看到,这东西比春药还厉害,不是你帮我,我尿都撒不出来……”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述。

    “哦,那你现在是欲火高涨,需要我为你服务了。没问题,来这岛上就是为男人服务的。”

    梵剑心冷笑道。说完她就后悔,不该把话说得那么尖刻,如果不是他把自己从金水角带出来,或许自己已被到死了。但少女心如海底针,总是那么难以理解,说的和想的总是会不一样。

    “如果你真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

    夏青阳无奈道:“我并不是控制不住,只是师傅说了,梼杌的阳气如果不化解,功力不能迅速提高,我是担心到时候打不过青龙。”

    原来是这样,还是为雪儿,梵剑心虽心中酸楚,却能识大体。冷雪与自己携手走过最困苦的日子,又一起并肩战斗,只要能救她,自己连命都舍得,而此时却为一些情爱之事与他呕气,也太不应该了。

    “明白了,只要能帮到雪儿,我什么都愿意做。”

    梵剑心站了起来,走到夏青阳身前蹲了下去,伸手去解他的腰带。

    “等下。”

    夏青阳道。

    “怎么了,我真的是愿意的。”

    梵剑心用清澈的眼睛看着他。

    “师傅说了,这样没用的,要真正的交欢才行。”

    夏青阳道。

    “哦,我明白了,没问题。”

    梵剑心脱去衣服,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

  
-->>
m.xiashu888.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