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凤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节:狭路相逢(6)(第2/4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     听着连绵不断、震耳欲聋的炮声,易无极心中充满了疑惑。从这样的炮火的数量,不是试探性攻击,而是强攻前的密集炮火覆盖。方臣难道将罗妙山作为突破方向?这也太愚昧了吧,即使突破了罗妙山防线,两侧神顶峰与天云峰居高临下的炮火将截断后续援兵,突前的部队在敌人正面及左、右侧的围攻下绝无幸免,哪有这样的进攻方式。六十多年前,中国的志愿军也在五圣山打过一场阻击战,美韩联军攻击的方向是神顶峰,那里有一处叫上甘岭的地方,在战争结束后被拍成电影,成为中国家喻户晓的地名。即使神顶峰再难打,也只有从那里才能撕开五圣山的防线。

    易无极奇怪,即使方臣对于战争是一窍不通,但好歹也有参谋部,多少总有人会想到这一点。也许参谋提出的意见,被刚愎自用的方臣给否决了,或许他们看到自己被逼走,气恼之下也懒得提意见了。

    「敌人就要进攻了,子弹上膛,随时准备战斗!」

    在弥漫的硝烟中,一个娇小的身影在战壕中奔走着。喊话的少女叫柳银珠,是三连的连长,她齐耳短发,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纯朴可亲。望着她消失在雾一般烟气中,易无极暗暗佩服她的胆色,要知道在这样铺天盖地的炮火中走出猫耳洞,需要有绝大的勇气。

    炮火持续了近一个小时,易无极从猫耳洞钻了出来,探头一看只见远处黑压压的全是韩军,兵力超过一个营。柳银珠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准备战争!」

    她朝易无极一笑,黑乎乎的脸上露出银白的皓齿,分外的醒目。

    刚把步枪架了在战壕上,不远处一挺重机枪响了起来,喷射的火舌撕开了浓烟,目力过人的易无极看到冲在最前面的韩军被射倒了一大片。在山坡半腰上的韩军纷纷卧倒,有的寻找掩体物,有的开始举枪还击。

    密集的子弹如高举着镰刀的死神,呼啸收割着年青的生命,易无极把钢盔拉到眉下,刚才有颗子弹打在了钢盔上,撞得他头极痛。那颗子弹只要再低一寸,自己也就完了。如此贴近死神,令易无极的掌心也冒出冷汗来。

    看着周围置生死于不顾的战士,易无极为自己的在死亡面前闪过的胆怯而羞愧。他是一个旁观者,因为冷静而生出对死亡的恐惧,而在战斗中的人,他们是战斗的一份子,因为狂热反忘记了死神的存在。

    柳相珠率的三连极是勇猛,轻重火力压着韩军寸步难进,十几分钟后,死伤过半过半的敌人狼狈地开始撤退,阵地上顿时响起一片欢呼。

    「敌人跑啦!」

    「我们打退他们了!」

    「我们胜利了!」

    三连的女兵们是第一次实战,虽然她们心中无数次想象过战斗的场面,但当战斗来临地,她们靠着平时训练进行作战,过程中根本没有太多的思考。当敌人退去,经历了第一次生与死考验的她们挺过了第一关,向着真正战士迈出一大步。女兵们显得格外的兴奋,互相拥抱在一起,又笑又跳。

    易无极也笑着,和她们搂成一团,但他心中暗道:她们也太天真了,只是打退了一次小规模的进攻,更加残酷的战斗在等着她们。她们也许忘记了,在这道防线的前面,还有过多个阵地,敌人打到了这里,说明那些阵地都已失守,守着阵地的那些人也回不来了,或许很快她们也将象前面阵地的士兵一样再也看不到明天太阳升起,此时兴奋是不是早了些。

    不过,很快笑声停歇了下来,因为她们发现壕沟里战友的尸体,还有听到伤者的痛苦呻吟,当触摸到战友逐渐冰冷的躯体,看着鲜血淋漓的恐怖伤口,战壕里陷入死一般的的静寂。

    呼唤着战友的名字,却没了回应;用纱布裹住创口,鲜血依然直涌。战争就是这么残酷,或许会有胜利的喜悦,但在这背后,有的只是残酷。尚未处理好死者与伤员,天空中传来飞机的轰鸣声,即使在战争初期,制空权也一直在韩军手中。

    「快隐蔽!」

    柳银珠轻脆而尖厉的声音响了起来。

    易无极赶紧钻入猫耳洞中,被炸弹直接命中,什么纳米防弹衣都不管用。才躲好,阵地上已山崩地裂般的炸开来了,一个女兵拖着受伤的战友,才把她放进洞里,自己却被炮弹的碎片击中,身体上顿时冒出十几个血窟窿,她没哼一声就倒在了洞边。

    飞过上空的战机不仅投下了高爆弹,还有凝固汽油弹,阵地上已一片火海。轰炸停止后,易无极出了洞趴在壕沟上,只见在大批韩国再度出现在阵地前。

    易无极苦笑一下,本来他选这里,是想看着韩军用什么方法攻打神顶峰,没想到方臣竟把这里作为了主战场。不过也好,战斗越是激烈的地方,越是能够了解战争的本质。敌人渐渐逼近,他与其它战友一起开火射击,不过他把枪都打到了空处,这倒并不是因为他曾经指挥过进攻的那支军队,在昨日随韩军攻打高地时,他的枪也是往空处放,他只是喜欢战争,并不嗜杀,虽然战争有时等同于杀戮。

    三连防守的阵地占据着地利,韩军数次冲锋都被打退,远处三辆坦克隆隆驶来,步兵龟缩在战车后面,向着阵地又一次发起冲锋。

    「啊!」

    易无极发出惊呼,他的眼力最好,看到那三辆坦克炮口下方都绑着一个少女,她们穿着朝军军衣,衣服却是敞开的,雪白有乳峰坦露无遗,下体更是完全,两条腿被绑在装甲两边,象被钉在刑架上一般。

    「大概又是方臣的主意吧!」

    易无极心中暗暗道,这种用俘虏挡子弹,并以残忍试图摧毁敌人意志的做法他是不会也不屑去做的。

    突然之间,阵地上的枪声稀疏了下来,三连的战士们也都看到了这一幕,震惊愤怒之余有些犹豫,那绑在坦克上的少女是自己的战友,怎么忍心把枪口对准她们,把子弹射向她们。

    「连长,怎么办?」

    一个战士扛着反坦克火箭洞跑到柳银珠身边。易无极离她不远,他也把目光转向她,看上去最多才读大学年龄的她能面对这个艰难的选择吗?

    柳银珠手扶着壕沟望着前方,五指深深地抠入了泥土里,黑黑的俏脸扭曲得不成模样。坦克离阵地只有五百米了,能更清楚地看见绑在前装甲板上的女兵,她们头发蓬乱,的身体伤痕累累,被俘后她们应该遭受过男人兽性的蹂躏。

    柳银珠转身抓住手拎火箭筒的女兵嘶声道:「打!开火!」。那女兵将火箭筒架在地上,手勾着扳机却迟迟扣不下去。

-->>
m.xiashu888.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