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凤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节:狭路相逢(6)(第3/4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让她们有尊严的牺牲吧!打呀!」

    柳银珠大声吼道。易无极看到她滚出的热泪将黑色的脸颊冲刷出两条沟来,显现出肌肤本来颜色的泪痕分外醒目。

    「把火箭筒给我!」

    见边上女兵仍迟迟未发射,柳银珠从她手中夺过了火箭筒,「兄弟姐妹们,打呀!为她们报仇,保卫祖国!」

    在吼声中,火箭弹划着长长的尾线向绑着女兵的坦克飞去,瞬间巨大的火球将坦克和女兵包围了起来。

    「果然没什么大用,反激起对方的战意,方臣,你用的招数也太低劣了吧,」

    易无极暗暗道。韩军的暴行让三连的战士更加勇猛,一次又一次打退了韩军的攻击。

    激烈的战斗持续到晚上,阵地前韩军横尸遍野,三连同样也伤亡惨重。团部打来电话,令三连坚持到明天中午,柳银珠说战斗减员已达三分之二,很难抵挡敌人的进攻,希望团部增援。但团部却说没有增援,让三连以剩余兵力坚持。无论理解或不理解,军人以执行命令为天职,「人在阵地在,保证完成任务!」

    最后柳银珠向团长保证。

    接过团部的电话后,柳银珠开始巡查阵地,转过一个僻静处,她听到粗重的呼吸声,起初她以为是哪个伤员,走过去一看,脸一红猛地退了回来。她看到三排五班的一个女战士与编在自己连队里的一个男兵紧紧搂抱在一起,虽然没脱衣服,但长裤褪到小腿,白生生的腿缠在一起在黑暗格外醒目,虽然她从没经历,但却也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这一幕易无极也早看见了,这一男一女两个人应该已暗生情愫,经历了激烈的战斗,看着死去的战友,想着自己或许很快也会和他们一样,人在这一刻变得脆弱,压抑的就象一个炸药包,有一丁点火星就会爆炸。

    柳银珠心怦怦跳着逃一般离开,走远了她才想到,自己身为连上,对这样的事难道不去管吗?但心里有个声音告诉她,不应该去管。在这不知什么时候就牺牲的战场,做一点想做的事,牺牲的时候或许也会少些遗憾。

    就这么想着,柳银珠转入一个较大的地洞,里面躺着二名伤员,编入连队的十二名男士兵今天牺牲了六个,两个负了重伤,其中一个还不到二十岁,是他发现一队从侧面偷袭的韩军,虽然打退了他们,自己却中了二枪。

    「连长!」

    年青的士兵看到了柳银珠的身影。

    「你不要动,明天天一亮,我让人送你下去。」

    柳银珠跪在他身边,她拿起放在边上的水壶,轻轻托起他的头温柔地道:「我喂你喝点水,你要坚持住呀!」

    清冷的月光洒向大地,易无极抱膝坐在洞口不处,望着这一幕。

    「连长,我很冷,真的很冷。」

    腹部、大腿中枪的年青战士失血过多,破烂的军衣盖着的瘦弱身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柳银珠几乎没犹豫,俯下身抱住了他,她在家乡有个差不多大的弟弟,如果是自己的弟弟受了重伤躺在战壕里,自己不知会有多心痛。

    「我,我还是冷,我,我会不会死呀!」

    年青的战士在她的怀中冷得发抖。

    「不会的,你不会死的,你一定会活下去的。」

    柳银珠说着慢慢解开了军衣,与大多数的女兵一样,里面是草绿色薄薄的背心。她搂着年青的士兵,让他的身体埋进自己的怀里,用身体的温度温暖着他。

    看着柳银珠解开衣襟,虽并不能看到她丰满胸脯真容,但易无极却感到身体里升腾起一股。他很奇怪,过往再漂亮的女人脱光了在面前,自己却也没什么冲动,而在战场中,似乎总是不受控制的出现。他看到同在洞里的另一个伤员也醒了过来,他望着敞开衣襟的柳银珠,眼神里也跳动火光。

    少年战士的头紧贴在柳银珠的胸口,他艰难而缓慢地举起手,将手压在眼前柔软而又火热的胸脯上。柳银株表情复杂地看着慢慢伸向自己胸口的手掌,有一刻她想逃,最后却依然没动,任他的手掌抓住了自己高耸的。

    「果然是人的本能呀!」

    易无极暗道。对于一个垂死的少年来说,或许这一动作并不是他心中所想的,但却依着本能这么做了。

    「姐姐,你的身体真热呀!」

    少年战士喃喃地道,在抓住后他的手掌一直动着,柳银珠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你也有姐姐吗?」

    柳银珠忍着胸口的麻痒问道。

    「是的,我有个姐姐,她对我最好了,我好想见到她。」

    少年战士道。

    「你会的,一定会见到你姐姐的。」

    柳银珠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在自己怀中的他股动脉被子弹打穿,以她所掌握的知识,除非马上进行手术,不然能活下来的机会很渺茫。

    「我真的想活下去,我还没有过女朋友,我想活下去!」

    少年战士拉着柳银珠的内衣,把草绿色的内衣从腰间扯了出来,一直撩到胸口。雪白有裸露了出来,在黑暗的洞穴里格外醒目。

    柳银珠抱着他依然没动,任他手掌紧紧抓住了,她心也乱得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连长!」

    边上另一个伤员也慢慢爬到柳银珠身边,他伤也很重,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一边手臂只剩下半条。

    「啊!」

    柳银珠用手掩在自己的胸前,这个少了半条手臂的战士年龄要大些,他直瞪瞪望着自己胸部的眼神令她感到羞涩。

    「连长,我当了八年兵了,长这么大没看过女人的身体,我想我也可能快死了,你能不能、能不能也让我摸一下,摸一下你的身体。」

    年长些的战士喘息着道。

    柳银珠犹豫着,「求你了,连长!」

    在他的恳求下,再看到那依然渗着血的半条手臂,柳银珠把挡在胸口的手放了下去。
-->>
m.xiashu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