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凤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节:狭路相逢(7)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七节:狭路相逢(7)

    燕兰茵用头撞着丈夫的胸膛,精疲力竭的身体爆发着最后的能量,肢体的扭动中,紧密的菊穴死死咬住深插其中的ròu棒,极度的让雷钢再度攀上的巅峰。

    「老公,你醒过来吧!」

    燕兰茵大声叫道。在滚烫的jīng液射入直肠的一瞬间,她又一下次低下头,用尽最后的力量,把额头撞在丈夫的胸上。

    当燕兰茵绝望抬起头,突然周正伟剧烈颤抖起来,发出如破风箱的嘶哑声,他竭力地呼吸着,生命又一次回到了他身上。

    在雷钢癫狂的冲刺下,燕兰茵几乎忘却自己的痛苦,望着慢慢睁开双眼的丈夫喜极而泣。

    虽然周正伟奇迹般的活了过来,但狂野的虐戏才刚刚开始。当雷钢把ròu棒从燕兰茵的菊穴中抽离,早已经饥渴难捺的旁观者扑了上来,把燕兰茵拖回到了床上。在决定谁先的的上,阿全与铁头还起了点争执,最后以猜拳方式决定次序。

    「你们慢慢商量。」

    刘立伟没与他们争,他扯着燕兰茵的头发,把ròu棒塞进她嘴里。很快,猜拳有了结果,魁梧的铁头沉重的身体压了上去,阿全只能把满腔发泄在她雪白高耸的上。

    周正伟剧烈的咳嗽着,模糊的视线清晰起来,他把脸转向了妻子,她的嘴里含着刘立伟的ròu棒,阿全的双乳紧抓着她的,长长的双腿架在铁头的肩上,粗大的ròu棒迅捷地出没在妻子的双腿间。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侍我老婆……」

    周正伟用嘶哑的声音着。

    哈哈!「雷钢怪笑着在床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点上一次烟道:」

    为什么?要怪就怪你老婆长得太漂亮,要怪只能怪你这个老公太没用!「「你——咳咳,你说什么?」

    周正伟没想到面前的禽兽给了这么一个答案。

    雷钢悠悠吐出一口烟道:「」老婆长得漂亮当然是个错误。反正闲着没事,给你讲个故事。我是个东北人,二十岁那年我带着老婆偷渡来香港,我听说香港是个花花世界,满地黄金,我只想给我老婆过上好日子。

    到了香港,我找不到工作,为了活下去,我走上黑道。黑道就黑道,只要让老婆过得好,我也无所谓。当时还没有黑龙会,我加入的是三义会。但没想到的是三义会的老大虎哥看上我的老婆,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老婆长得漂亮。

    有一天,虎哥让人带走了我老婆,我发疯似的冲到虎哥的别墅。我是很能打,但那里有一百多人,就象今天一样,我眼睁睁地看着虎哥干了我的老婆。「雷钢掐灭烟头。

    「你知道自己老婆被人奸污的痛苦,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周正伟道,他声音依然嘶哑,说话却流畅许多。

    「这个世界是个丑陋的世界,当你没有能力保护你心爱的人时,还是离她远一点好。」

    雷钢又点上一根烟道:「我的故事还没说完,耐心点。虽然我的老婆被虎哥强奸了,但我一样还是很爱自己的老婆。我从三义会离开,加入了和记。有一天,我发现比看到比她被虎哥强奸更吃惊的事,我老婆有了野男人,喜欢上了一个警察。我日日夜夜沉浸在痛苦之中,想过无数种对付我老婆和那个警察的办法,但我实在太爱我的老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雷钢的神色更是狰狞凶狠。

    「后来,那个警察的老婆解决了所有问题。她知道了丈夫的奸情,借着一次扫毒行动,用枪打死了我的老婆。当然,这对奸夫淫夫也没有好下场,我让那个警察看着自己的老婆被,然后慢慢地将他的肉一片片割了下来,而她老婆一直被男人操到死。哈哈哈……」

    雷钢大笑道。

    「这是你自己的事,关我们什么事,你们强奸我的老婆,就是犯罪。你遭遇了不公,因此而仇恨社会,仇恨所有人,你、你已走火入魔,极度变态!」

    身为政府公职人员的周正伟的思考方式与雷钢迥然相异。

    雷钢大感扫兴,刚才干得特别爽,又要准备离开香港,所以有一叙心声的冲动,没想到竟是对牛弹琴,岂不大煞风景。相对于周正伟,燕兰茵听后,明白了为什么过去雷钢把施暴的对象瞄准警察还有人妻的原因。

    「和你这种死脑筋的人说话真是浪费口水,好好看着你老婆被男人操吧。你老婆已经被很多男人操过了,但现场真人表演还是第一次看到吧。是不是很刺激呀!」

    雷钢道。

    「不是我,我看到过……」

    周正伟反驳道,但说了半句就感到不对没再说下去。

    「什么,你看过你老婆被人操?什么时候?」

    雷钢大感兴趣。

    「他妈的,你们都是畜牲!」

    周正伟怒极,他拚力张嘴巴向踩在胸腹间那毛绒绒的腿咬去。

    雷钢眼疾腿快,用另一只脚踢中他面部,周正伟的头重重撞到了地上,幸好铺着地毯,不然立马脑震荡。「说呀,你什么时候看到你老婆被男人操?」

    雷钢的五根脚趾在他脸上乱碾一气。

    「雷钢!住手!」

    虽然嘴里含着yáng具,又被铁头狂暴奸淫着,但燕兰茵仍偷偷地关注着窗台边发生的一切,看到丈夫被痛殴,她吐出口中的ròu棒,转过身体,向着雷钢吼道。这一下反抗很突然,前后两人都猝不及防,双手被反绑着的燕兰茵用双膝爬到床沿,铁头才反应过来,紧紧握住她有脚后跟,阿全与刘立伟也从两侧按住了她的肩膀。

    「他妈的,你找死呀。」

    铁头扬起巨大的手掌向着燕兰茵的屁股猛扇过去,打女人的屁股一直是他对付不听话女人的嗜好。

    「那你来告诉我,你老公什么时候看到你被男人操。」

    雷钢把目光转向燕兰茵。

    「在银月楼。」

    燕兰茵看到老公痛苦的神情不得不回答道。

    「怪不得,我说为什么李权不让我碰你了,原来你是到银月楼做高级妓女去了。」

    雷钢也去过银月楼,里面都是绝色美女。

    燕兰茵一阵黯然,在银月楼里她的确是个高级妓女,供形形色色的男人任意狎玩。此时,铁头从后面又压了上来,ròu棒再度捅进了她的身体里。

    「雷钢,你不要逼人太甚,你把我老公打成这样,又在我老公面前这样对我,你们还想不想让我帮你们离开香港了,现在所有港口和可以停靠船的地方都有严密守卫,没我你们走了的。」

    燕兰茵沉声道。

    此言一出,刘立伟、阿全都显出犹豫之色,毕竟性命最重要,连正大力耸动ròu棒的铁头也放慢了的速率。

    「喂,喂,你们干什么呀!」

    雷钢看到同伙的神色,哑然失笑道:「干都干了,你们还怕什么,女人都是犯贱的,你们现在操得她越爽,她越肯帮我们,不信你们把她放了,跪着求她试试,保不定她都让我吃枪子。」

    「钢哥说得对。」

    三人齐声着。一不做二不休,到了现在还怕什么,想通这一点,三人放开手脚,噼噼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一下响亮起来。

    在奸淫中,燕兰茵一直试着去解开手腕的束缚。幸运的是,绑着她手的是领带,不是手铐,领带既光滑又粗,几经努力终于解开了带结,但她依旧把领带绕了个圈,紧紧攥在手中,使他们感觉不到自己能够挣脱。雷钢的武功不弱,只有拿到枪才有成功的可能。房间里通有两把枪,一把在刘立伟的衣兜里,自己的枪在腰带的枪套里,腰带在电视柜边。

    终于,燕兰茵找到了机会。在奸淫中,她被摆弄得调转了方向,在ròu棒的冲撞下,她慢慢移向了床沿,那挂着自己手枪的腰带就在前方不远处。

    「就是现在!」

    燕兰茵心中默道。她抽开早已经松动的领带,双手恢复了自由,紧接着她双腿一蹬,分别踢在正奸淫着她的铁头和边上的阿全胸口,借着反冲,燕兰茵就势一滚,双手抓住腰带,从枪套里拨出枪来。

    铁头、阿全、刘立伟扑上前来,燕兰茵冷冷一笑,背靠着电视柜转过身上,清脆的枪声响起,三个的男人身上都多出一个血洞,惨叫着仆到在地。

    在较处的雷钢见势不妙,他从身旁自己的衣服里摸出一把匕首,然后从地上拉起周正伟挡在自己身前,把匕首横在他的颈上喊道:「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杀了他。」

    有过处理人质被劫持事件的燕兰茵看到雷钢把身体重要部位隐藏得极好,她没有把握
-->>
m.xiashu888.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