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烈火凤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节:狭路相逢(7)(第2/4页)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在不伤害到丈夫的情况下击毙他。燕兰茵持枪沉声道:「放下刀,不然我一枪打死你。」

    「你能一枪打死我,早开枪了,反正我也逃不掉了,拖你老公陪葬也不错。」

    雷钢微微用力,刀刃划破周正伟颈部的肌肤,鲜血渗了出来。

    「不要,不要杀他。」

    燕兰茵急忙喊道。对于雷钢这样的穷凶极恶的亡命之徒来说,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要我不杀他,你先把枪放下!」

    雷钢持刀的手极稳,多来年在生死边缘行走让他有极好的心理素质。

    「老婆,不要管我,一枪打死他。」

    周正伟低沉地喊道。

    「你这么想死,我成全你!」

    雷钢猛地将刀刺入周正伟的大腿,他动作快如闪电,刺完后刀刃又横在他脖子上。杀了周正伟绝不明智,雷钢非常清楚这一点,他以对周正伟的伤害来向燕兰茵施压。

    「不要。」

    看着丈夫大腿鲜血直涌,燕兰茵只得双手上举将枪口移开。

    「我割断你老公的股动脉,你应该比我清楚,十分钟不止住血,神仙也难救。」

    雷钢狞笑着道。

    「你想怎么样!」

    燕兰茵顿时处于下风。

    「你先把枪扔到地上,我的耐心不好,很快就会有第二刀,两边股动脉都断了,死得也更快些。」

    雷钢道。

    「我放下枪,你也会杀了我老公。」

    燕兰茵道。

    雷钢沉声道:「我向来佩服强者,你打死了我三个兄弟是你本事,我不会恨你的,这是他们的命。我雷钢虽然不怕死,但也想活着,我保证你放下枪,我不会杀你老公,也不会杀你的。」

    「你用什么保证。」

    燕兰茵道。

    「没有保证,你只有去赌,不赌的话,你老公就得死,然后我们再比一比是你子弹快还是我的飞刀快。我没什么耐心,我数到三,你决定吧。」

    雷钢看到燕兰茵的表情感到胜算在握。

    「一」「二」雷钢开始读数,当他快要喊「三」时,燕兰茵把手中的枪扔到地上,「希望你遵守自己的承诺。」

    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丈夫在眼前死去,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她也要赌一赌,只要丈夫活着,自己生死倒也不在乎了。

    「很好,手抱着头,卧在床上。」

    雷钢仍不敢太意。

    「老婆,不要——」

    周正伟的心沉了下去,刚看到一线希望瞬间又破灭了。

    「老公,能活你要好好活下去。」

    在出卖战友后,燕兰茵一直有死的念头,本来除了妹妹,已经再无牵挂,今天意外地与老公又和好,已经令她很满足了。

    双手抱头,裸的燕兰茵卧到在床上,这一晚从喜悦到痛苦,这一刻从希望到绝望,她已经心力憔悴、筋疲力尽,直想永远睡去不再醒来。

    雷钢豹子般从周正伟身后跳了出来,一把从地下捞起燕兰茵丢下的枪,扑到床上。阿全、铁头是跟了十多年的好兄弟,不为他们报仇,怎么对得起他们。雷钢一手按着燕兰茵纤细的腰,一手持有着枪,将枪管顶在她菊穴口。

    「和你老公道个别,你们黄泉路上见吧!」

    雷钢粗暴地把枪管插入了燕兰茵的肛门,极度仇恨女人的他已经不止一次用这种方式杀人了。

    「老公,来世再见,我对不起你。」

    燕兰茵心中默默地道。雷钢的杀气让燕兰茵不再心存侥幸。自己能死在老公前面,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嗬——」

    眼看妻子就要被杀,周正伟如突然打了强心针注入一股莫名的力量,他发出野兽般的叫声,张开双臂向雷钢扑来。

    雷钢没想到已经被弄得半死的他居然能垂死挣扎,他从燕兰茵身体里拨出枪,刚举起枪周正伟已经扑到,两个翻滚着跌下去床去。变故突生,燕兰茵猛地从床上跳了起来,突然枪响,她看到丈夫背上鲜血直喷。

    雷钢开了一枪后,见燕兰茵猛扑上来,他狠命一脚把压着他的周正伟踢开,这一脚踢得很重,周正伟的头重重地撞在了墙上。耽搁了这半秒,燕兰茵抓住时机,一脚踢在他持枪的手腕上,枪被踢飞出很远。

    看到丈夫生死不明,怒火激起燕兰茵无穷的力量,一阵猛攻让雷钢手忙脚乱,她的搏击本领原来就比雷钢要强,盛怒之下更是凶猛无比。雷钢连连遭受重击,数度被打倒在地,口吐鲜血。

    占了上风的燕兰茵抽了一个空子,从地上捡起了枪,雷钢中弹倒地。「杀了那么多女警,最后还是死在女警手里。」

    望着黑洞洞的枪口,雷钢脑海里闪过生命最后一个念头,下一瞬间,随着一声枪响,额头多出一个血洞。

    「老公,你不要死,我们马上去医院。」

    燕兰茵胡乱披上件衣服,用床单裹住鲜血淋漓的丈夫疾冲下楼。

    凌晨四点,协和医院抢救室门口。燕兰茵双手环抱在胸前,焦急地在走廊里来回走着。香港的冬天虽不寒冷,但也需要穿件毛衣,但她的警服里却什么内衣都没穿。当与医生一起推着丈夫进急救室,藏青色的警服因没扣钮扣敞开了,一起推车的有两个男医生,见到晃动的双乳,差点把推车撞到墙上。燕兰茵所所有心神都在丈夫身上,根本顾及不到别的眼光,这般春光外泄,令几个男医生不知得挂记多久。

    「兰茵。」

    水灵出现在了燕兰茵的面前,在送丈夫去医院的路上,她给水灵打了电话。

    「水灵。」

    燕兰茵猛地抱住水灵哭了起来,脆弱无助的她极需要有人安慰。

    「没事了,没事了,你老公一定会没事,不要哭,不要哭。」

    水灵轻轻抚着她的背安慰着道。无论此时的水灵有了多大的变化,但燕兰茵毕竟是她最好的朋友,这一刻她是真心实意的。

    好半天,燕兰茵才慢慢平静下来。她向水灵讲了事情经过,当然她不会说与雷钢、刘立伟过去的事,只说是黑龙会的报复行动。而水灵也不知道燕兰茵已经向黑龙会屈服的事。

    「今天晚上黑龙会袭击了特首府,我刚赶过去开会,你的电话就来了。」

    水灵道。

    「什么,黑龙会袭击特首府,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

    燕兰茵没想到事态会那么严重。

    「是呀,打得很激烈,还有人冲进了特首府,不是蓝主任、我姨她们,敌人也许会得逞哩。」

    水灵道:「对了,我姨让我通知你去开会。」

    「什么事这么急着要开会呀。」

    燕兰茵道。

    「大概是彭特首要去北京,讨论安保计划。」

    水灵道。

    「什么时候?我现在怎么去呀!」

    燕兰茵道。

    「马上开了,如果你真去不了我给你请假吧。」

    水灵道。

    「我要等老公做完手术,你帮我请个假吧。」

    这个时候燕兰茵哪有心思离开丈夫。

    「好吧。我相信你老公一定没事的。我先去开会,会一开完我就过来。」

    水灵脱下身上宝蓝色的风衣披在燕兰茵的身上。

    「谢谢,你去忙吧,我没事的。」

    水灵的安慰让燕兰茵温暖了许多,她露出一个微笑让水灵放心。

    水灵走后,平静了些的燕兰茵在长凳上坐了下来,望着手术室闪烁的红灯心里默默地祈祷着丈夫能够平安。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正当燕兰茵焦燥不安地等待着,一个身着白大褂的男人走到她面前,「燕警官。」

    那人开口道。

    燕兰茵抬起头看到来人的脸,她的心一下跌入冰窖,站在面前的竟然是这一生中最令自己恐怖的人—李权。

 
-->>
m.xiashu888.com
(本章未完,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